只是一条咸鱼

【mafutin】离题

※短短短短短短短短短短

※只是个脑洞请放过它x

※脑洞来源耶梦桑的图☆

※看起来像tinmafu的mafutin




“我好想去看花火大会啊啊啊啊——!”

正打着游戏的akatin被mafumafu的惨叫声吓得一抖,屏幕上灵活跳跃的小人好死不死撞上了敌人,只得非常遗憾地game over。akatin愣了半秒,转头想要和自家恋人吵上一架,却发现电脑前的mafumafu周身正被一团漆黑的怨气包围。虽然akatin只能看到mafumafu的后脑勺,但他已经大概猜出这团怨气的散发者会是怎样的表情了。

绝对是像个抢不到糖果的孩子一样,委屈又不甘。

akatin抿了抿唇,干脆丢下手里的手柄,走到mafumafu身边劝他。“你看,我不是也没去吗?”

“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。”mafumafu认真地盯着电脑,侧颜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。这让akatin小小地惊讶了一下。他的视线瞟向电脑屏幕,神情瞬间又复杂起来。——mix的工作界面被mafumafu用不同颜色密密麻麻地拼出了“想看花火”的字样。而且这家伙还截图发推了的样子…

“原来你刚才都在干这个吗…”akatin叹了口气,不知是该为mafumafu没说出“被控制的我所表现出的欢愉的沉淀”之类意味不明的话而开心,还是为他的不务正业而生气。

啊,那么长的一句话拼起来很不容易的吧。akatin猛然想到。

“因为很想去嘛……而且推特上也没什么有趣的事了…诶?”mafumafu根本没在意akatin的表情,顺手刷新了界面,就被一条新消息吸引住了。

“花火大会时期应景的卡拉ok排名…啊tin桑,我有两首入围了哦!”mafumafu的表情一下子又开朗了起来,变脸之快让akatin忍不住笑出声来。等到akatin读完那条推特,脸上的笑意又扩大了好几分。

“等等…名字,mofumofu是什么啊。”akatin指着电脑上被打错的名字,脸上满是戏谑。

“诶…?我都没有注意到…”mafumafu眯起眼睛,不太好的视力让他下意识地向前靠了靠。腰上突然出现的柔软触感让他差点轻叫出声。

“嘿嘿。”akatin抱着mafumafu,把头在他脸边轻轻蹭了蹭。椅子狭隘的空间让akatin不是很舒服,但他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。“mafumafu困那么骨感,怎么会是mofumofu呢~?”

“切。”mafumafu挑了挑眉,那不断洒在他锁骨上的温热呼吸让他分散了注意力。他偏过头去,毫不费力地吻上akatin。

“你倒是很清楚我的身体嘛,tin——桑?”









事后的akatin决定下次还是安安静静地玩游戏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嘿别问我中间的空格他们在干嘛x

一边写英语一边脑补的产物,当作深夜60分好了…

评论(13)
热度(22)
©只是一条咸鱼 | Powered by LOFTER

产出全在遥远的一年前 半退坑

如上 低产期慎fo





圈名洵同 请多指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