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一条咸鱼

【mafutin】whisper

※一时脑洞

※很无聊

※复健

※乱






烦躁






凌晨一点十八分。

mafumafu忍不住又翻了个身,床板因为他的动作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,在安静的夜里听来分外刺耳。快要灭掉的电子表清楚地映出现在的时间——距离他躺在床上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,平日总是蠢蠢蠕动的瞌睡虫如今却也像睡着了一般毫无动静。

mafumafu把被子拉高一点,企图找到一个最舒服的睡姿,但对助眠似乎毫无用处。他在夜里瞪大了眼睛,适应了黑暗之后就能看到屋内摆设的轮廓。平日一目了然的东西被黑夜模糊之后总是让人不小心看错,又或是联想到其他的东西。

这样更睡不着了吧。mafumafu干脆撑起身子,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,准备找点事情打发时间。手机屏幕的光芒让他下意识地眯起眼睛。mafumafu胡乱划开锁屏,手机的片刻延迟让他点错了键,本应显示推特的界面变成了相册。最上一张,是红发少年的睡脸。

mafumafu抿了抿唇,还记得这张照片是上次和akatin见面时偷拍的。当时还忘记关掉摄像头的快门声,差点把他吵醒,还吓着了自己。

不过作为回报,可是拍到了不错的表情呢。mafumafu的唇角微微勾起。明明已经说好了下午两点到他家去,却还在床上睡得昏天黑地。幸好akatin的母亲在家,不然还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。

mafumafu伸出手指轻抚照片上akatin的面容,屏幕收到感应,顶端自动浮出了照片信息。mafumafu下意识地瞟了一眼,眸色随即暗了几分。

“十四天了……吗。”

mafumafu看着照片上睡颜安详的akatin,午后的阳光透过棕色的窗帘把背景渲成温馨的颜色,是比任何滤镜都要美的色调。而他在午夜的死寂里沉默许久,直到手机自动锁屏,四周重归一片黑暗。

mafumafu丢掉手机闭上眼睛,强迫自己进入梦乡。


“晚安。”他轻轻开口,不知是说给谁听。







其实在快毕业的时候,mafumafu就隐隐约约猜到会有这么一天了。

那时他和akatin还刚交往不久,按理说正是整天形影不离羡煞旁人的状态,可惜生活在毕业考阴影下的两人都没那个时间和精力去谈情说爱。最后的冲刺阶段,不论老师还是家长都绷紧了弦,让他们忙的团团转。心浮气躁的敏感期总会有些心理素质低的学生做出些出格的事,这没什么稀奇;可被告白这种事,mafumafu可连想都没想过。

更何况对象还是akatin。

说实话mafumafu也不能清楚地回忆起每个细节了。他只记得大休时间,自己正和别的同学一样为了一道数学题绞尽脑汁,想得正出神的时候突然被叫了出去,然后就是突如其来的告白。

行至今日,他的记忆里还存有学校池边翠绿的柳枝,和暖的微风,和少年因紧张而有些变形的声线。


以及自己最后的,那句同意。


毕业考结束后,mafumafu和akatin最后一次在学校散步时,他忍不住问akatin,为什么要在那个时间告白。

akatin抓了抓头发,支吾着说,“那个时候做题做不下去了…想着你要是拒绝了我就回去接着做我的题,同意了我这段日子就拼死拼活发奋用功给你看。”

akatin刚说完就看见mafumafu的表情微妙地变了形,忍不住在心里大呼果然不该说真话。刚想说点什么挽救一下,就听见mafumafu悠悠开口。

“所以说你对我的告白……就和投硬币的性质一样?”

“才不是嘞!”akatin嚷嚷起来,视线却不敢往mafumafu的方向扫。“很久之前就喜欢你了…!所以才想努力和你考同一所学校嘛…”

akatin的声音越来越弱,直至完全消失也不见mafumafu搭话。他正慌乱地想着该说些什么缓和气氛,就感觉到一只温暖的大手轻轻抚上了自己的头。他抬高视线,正对上mafumafu清亮的红瞳。

“那你知道,我为什么要接受吗?”

“……”akatin抿紧嘴唇没出声,眼睛却紧紧盯着对方,身体都不自觉地绷了起来。

“因为我觉得,要是不同意的话,再等到你这个笨蛋来跟我告白还不知要何年何月呢。”


mafumafu微笑着,握紧akatin的手。







最后他们还是没能进入同一所学校。

人生这东西有时就是这么憋屈,拼劲全力也没人能保证万无一失,更何况它没事给你使个绊子泼盆冷水也是无可厚非。mafu对于这个结果并没有太多感想,倒不如说他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,排名表上一两百名的差距可不是那么容易追上的。而akatin在拿到他俩的成绩单后,眼里的失望一目了然。

“…万一有一天,你不喜欢我了该怎么办。”mafumafu安慰他几句,又岔开话题说了半天,akatin才闷闷开口。

“你就这么不相信我?”mafumafu在心里叹了口气,语气里满是宠溺。

“不是…”akatin移开了视线,“但是不在同一学校的话,就不能经常见面了。”

akatin想起考试结束之后,学校里除了撕书庆祝的壮观情景之外,还有许多人的恋情出现了转折。有的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理对心上人告了白,还有的因为升学问题各奔东西。

他们也会那样吗,akatin只是想想就觉得不安。他想象不出有一天mafumafu带着别人步入婚礼殿堂的样子,虽然现在他们才刚交往不久。

mafumafu歪了歪脑袋,看对方的表情就把他的心思猜了个大概。他笑了笑,说“要是真有那么一天,估计你会把我推进鱼塘里吧。”

“认真点啊你。”akatin忍不住笑出声来,眉头也舒展了许多。

“你知道我不擅长游泳嘛。”mafumafu看见akatin的笑容,心情也放松下来。他望着akatin的绿瞳,认真地说“所以,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。”


不会有那么一天的。







“嘿,你怎么了?看你一直都心不在焉的。”下课时分,mafumafu正发呆发的出神,坐在后排的天月却突然往他肩上来了一击,把mafumafu吓了一跳。

“没什么,昨天没睡好而已。”mafumafu抽了口冷气,觉得比起肩膀来说自己的心脏受伤更大。

“没睡好?你干嘛去了。”天月仔细观察着mafumafu的脸色,突然想到了什么。他推了推眼镜,低声问:“是不是又和akatin吵架了。”

mafumafu瞪大眼睛,怀疑自己是不是发呆的时候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。

“果然。”天月挑了挑眉,觉得自己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。他微笑着托起下巴,问:“你们两个又怎么了?”

“……其实不是又吵架了,是还没和好。”mafumafu看着友人那副得意洋洋的样子,一时间不知从何说起。他犹豫半晌,还是觉得有个人商量比较好。

“还没和好?”天月愣了,“你们两个吵了多久了?”

“加上今天刚好半个月。”mafumafu自己都无力吐槽。“现在已经变成冷战了。”

“半个月了还没道歉,你们还真能撑。”天月坐直身子,“原因呢?”

“半个月前我去他家,本想一起出去,结果发生了点小矛盾…”mafumafu说到这自觉地闭上了嘴。

开玩笑,和鱼竿争宠这种事太丢人了让他怎么说!

“小矛盾也不至于半个月吧,又不是小孩子了赌什么气。”

“我本来想等他先道歉的,因为从交往以来发生不和了几乎都是我先认错,结果一点动静都没有。”mafumafu转了转手里的笔,无奈地说。

“嘛……道歉这种事拖的越久越难,你要是真这么在意就早点投降吧。”天月开始准备起下节课的书本,看来是没有再聊下去的意思。

“……呐天月,你觉没觉得我和tin桑的关系似乎变淡了。。”mafumafu沉默许久,轻轻开口问道。“自吵架之前见面的次数就变少了,虽然能每天联系但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吵架之后交流的机会就更少了…总觉得很不舒服啊…”

“这也没办法吧。”天月说:“akatin君上的是全寄宿制高中,我们又都是走读生,时间调不开也是正常……明天不就是周末了吗,你去找他好了。”说到这儿,天月又同情地拍了拍mafumafu的肩。“你也真不容易啊。”

“是比你辛苦多了。”心情欠佳的mafumafu毫不留情地白他一眼:“竟然能和伊东歌词太郎君在一个班。”

“这就是命运啊!”天月拖长了语调,说完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起来。坐在后排的伊东歌词太郎似乎是听到了自己的名字,有些疑惑地往这边望来,刚好和回头的天月目光相对。两个人同时一愣,却没人移开视线,只是静静地回给对方微笑,自然得让人怀疑他们是约好了一般。

真好啊。mafumafu感叹一声,决定不去打扰那边含情脉脉的两人,自觉地扭回了头。







曾经他们也像这样让人羡慕吧。

mafumafu摊开书本,对上课的铃声恍若未闻,甚至连老师是何时进来的都不太清楚。

他坐在那里,却又像身处另一个世界。周围的一切都渐渐远去,而他在脑中走马灯般一帧帧回放着往事。开心的,伤心的,气愤的,不安的,温馨的,幸福的——这些时间,全都是和akatin一起度过的。


……好想见你。

但又不敢见你。

见到了该说些什么呢。

那些千篇一律的问候和敷衍的问答只会提醒我,我们之间的关系是不是开始变质了。


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嗡嗡地振动起来,把沉思中的mafumafu硬生生地拉了回来。他慌乱地摸出手机,瞟了一眼讲台上口若悬河的老师,长出了一口气。

看来是没有被发现,不然又要被批评了。mafumafu捏着停止振动的手机,才发现自己走了大半节课的神,心下又是一惊。他想了想,觉得这节课也听不进去多少东西,干脆打开手机,想看看是谁挑上课时间给他发信息。

然后,他愣住了。

手机屏幕上来自“akatin”的消息提示静静地躺在那里,mafumafu几乎想要先揉揉眼睛以确保自己没有看错。可惜手上的动作比大脑快了一拍,等他反应过来,自己已经点开了那条消息。


「mafu君,你是喜欢猫还是狗?」


啥?mafumafu只觉一滴冷汗自头上落下。先不说他专门发信息来是问这个,自己和akatin自初中毕业到现在交往了几乎两年,这种小事对方肯定知道得一清二楚,mafumafu想了半天,依旧不明白他的用意,于是便老老实实地回了个“猫”。

这次手机再没反应,直到下课还是保持着沉默。mafumafu盯着它看了半天,正犹豫着要不要问问他怎么回事,对方就打了过来。

“喂?”mafumafu在铃响一秒钟后迅速接起,同时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与平常无异。

“……”

“…tin桑?”mafumafu皱了皱眉,听筒那边有轻浅的呼吸声,却不开口说话,这让他莫名不安起来。

“喵——”细若蚊鸣的一声猫叫沿着听筒钻进mafumafu的耳朵里,句尾带着上翘的尾音,一听就明白是何人模仿。

“…tin桑,”好不容易反应过来的mafumafu迟疑着开口,“你这…算是道歉?”

“你觉得是就是啦!”一声黑嗓在mafumafu耳边炸起,和刚才猫鸣的极大反差让mafumafu下意识地拿开了话筒,再放回耳边时,对方已经挂断。

……这算什么?mafumafu哭笑不得地看着结束通话的界面,唇边漾开的笑纹越来越大。


笨蛋啊,那家伙。

不过,刚才还在想着分手的我也是笨蛋。


他把手机塞回衣兜,把桌上的书籍一股脑儿地丢进书包,转身奔出教室,甚至都来不及和想要与他同走的天月打声招呼。天月惊讶地看着飞速离开的mafumafu,转了转眼珠,便猜到了大概。天月拉上书包拉链,笑着对还在收拾的伊东歌词太郎说,“要不要一起走?”

“mafumafu君他,似乎有更重要的事呢。”







等到mafumafu到达akatin学校的时候已近黄昏。

他远远地看到了站在校门口一脸惊愕的akatin,心情突然好了许多。

“你怎么突然说要过来?”akatin晃了晃手机,一脸还没明白状况的表情,“有事明天说或者打电话不行吗。”

“不行啊。”mafumafu上前一步,也不擦去额上渗出的细小汗珠。他伸手抱住akatin,将头靠在他肩上,轻笑着说。“因为我想见你。”

mafumafu能感受到akatin瞬间僵硬又慢慢放松的身体,以及慢慢搭上自己后背的手臂。mafumafu忍不住在akatin耳边微笑起来,气流吹动akatin的碎发,露出他泛红的耳根。


夕阳将数片薄云浸成通透的橙红,就连空中浮动的空气也染上了素淡的温煦。将要消逝的余晖轻巧勾勒出两人相拥的轮廓,伴着那一层层加重的暮色,停留在泛着青涩气息的记忆里。



akatin缩了缩脖子,小声说道。

“我也是。”



END



正所谓正文不够后记来凑x

写到后来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…

开头是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写出来的,结果拖拖拖到现在就变得不对劲起来【。】猫叫的梗来源于微博。

总之,感谢看到这里ww

下次再见。

评论(2)
热度(78)
©只是一条咸鱼 | Powered by LOFTER

产出全在遥远的一年前 半退坑

如上 低产期慎fo





圈名洵同 请多指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