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一条咸鱼

【srmft】虚妄(上

※复健

※有些慢热,太久没写文了一堆废话(






一.

你画出的盛大蓝图,正一点点变成海市蜃楼。





二.

“痛…!”akatin轻呼出声,头上传来的钝痛将他粗暴地从梦境里扯回现实。刚开始运行的大脑速度奇慢,akatin眨了眨眼,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。

——糟了糟了糟了完蛋了!akatin看着齐刷刷望着自己的同学们,脸上的表情僵得像他那条在冰箱冷冻室里丢了一周的鲈鱼。他抽了抽嘴角,就算无视周围人脸上的促狭笑意,也能感受到站在讲台上一脸冰霜的吉田先生的可怕威压。

神啊,让时间倒流吧!akatin在心里痛苦地哀嚎着,可惜神明大人似乎也躲在云朵后面睡得正香,根本没听到茫茫人海中一位红发少年的请求。又或者,神明把眼睛睁开一条细缝,远远地对akatin叹了一句:

——“我的孩子啊,自力更生吧!”

总之这种事情怎样都好,因为吉田先生已经下了讲台,缓步走到akatin身边。他推了推眼镜,在akatin使出假装梦游这招之前微笑开口:“你这是第几次在我的课上睡觉了?”

都说会笑的老虎最可怕。akatin选择发扬沉默是金的优良美德,乖乖摆出一副诚恳认错的样子。可惜吉田先生并不打算就此罢休。

“放学让你家里人来一趟。”



没关系,人生就像是一副心电图,一帆风顺你就挂了。在这十七八的大好年纪,不犯点儿小错,不来点儿曲折,怎么对得起学校生活。就算这个曲折折得有点偏,那也是不可抗力。对,不可抗力。就像鱼不可能在岸上生活一样,我也不可能在与眠妖的斗争中取胜。这是场难以想象的苦战,所以…

“…akatin?”耳边忽然响起的声音吓了akatin一跳。他停下口中的碎碎念,不满地抱怨道:“别突然出现啦,mafumafu君。”

“因为刚才喊你好几声你都没有反应嘛。”被称作mafumafu的白发青年耸耸肩,笑道“你最近干嘛去了,怎么总是犯困。”

“我只是打了会儿电动…一转眼时间就过去了…”akatin无力地趴在桌子上说“我本来想放学回家继续玩的啊啊啊——”

“你还是先担心soraru先生会不会把你的游戏给扔了再说吧。”

红发少年的眉头霎时皱成了一团,他腾地坐直了身子,脸庞慢慢靠近mafumafu,还含情脉脉地凝视着对方的眼睛,嘴里拖长了音调腻腻地喊:“mafumafu君——”

“干嘛?”mafumafu眉头一抽,倒不急着躲开。“你不会又想把游戏碟藏在我家吧。”

“Bingo!”akatin打了个响指,脸上的愁容一扫而空。

“没门。”

“诶,再考虑下嘛?”akatin不抛弃不放弃,伸手拽住想要离开的mafumafu的袖口左右晃动。虽然他知道不远处的几个看着他们女生已经露出了一脸很懂的表情,但这都没有他玩到一半的游戏重要。

“我说你啊…这次我可没法帮你。”mafumafu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,唇角却慢慢勾起弧度。“之前都是你提前带出来,我再带回家的。现在放学的时候soraru先生就会来,到家的时候也是你们一起,你要怎么把碟子运出来啊。”

“额…”akatin显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。他脸上的笑容僵了两秒,很快又绽放开来。

“那样的话,你去我家就好了!”

“哈?”本以为他会就此放弃的mafumafu一愣,忍不住轻笑出声“那可是你家,随便让别人进去好吗?”

“有什么关系?”akatin颇不在意地摆了摆手“mafumafu的话就没关系。”

“…真拿你没办法。”mafumafu抬手在akatin蓬松的头发上揉了几下,一坐一站的身高差让他轻易就把akatin的头发揉成一团杂草。

“呜哇你干嘛啦?!”akatin大叫着打开mafumafu正为非作歹的手,整理起遮住眼睛的刘海。

“抱歉抱歉。”mafumafu好脾气地帮他理顺头上翘起的几根呆毛,虽然他自己就是罪魁祸首。

“那放学之前,记得把钥匙借我?”

“知道了……诶?”正气愤着的akatin比平时多花了半秒才明白mafumafu的意思,飞身抱住了mafumafu的脖子。“我就知道mafu你最好了!”

“好好好,先把你的头发梳好再说!”mafumafu拍拍akatin的胳膊,笑得一脸宠溺。

“不都怪你!”




虽然,这么说了。

akatin撑着头望着书本发呆。这已经是下午的最后一节课,后排几位心浮气躁的同学也和akatin一样听不进课。他们在书底下压着漫画或者各种内容糟糕的册子,书包早已收拾妥当,只等下课铃响就卷书背包冲出教室,全然不顾老师的感受。

有的时候还真羡慕他们。akatin叹了口气,试图把注意力转移到老师龙飞凤舞的板书上。他抬起头,目光不经意扫过坐在教室左前方的mafumafu。

在一片带着眼镜的优等生中间,mafumafu埋头抄着笔记。他露出的侧脸线条分明,让akatin忍不住腹诽起来:成绩优秀,性格温和,还是个池面,老天爷也太不公平了吧。外班明恋他的女生就有不少,暗恋的更是多如牛毛,这样的人真是男性公敌。

akatin咬咬牙,秉持着眼不见心不烦的原则把视线移到了窗外的大树上。反正今天一天都没怎么听课,不差这一节。

而且,那个蓝毛的也该来了吧。

akatin凭借他坐在窗边的地理优势偷偷向外张望,不多时,就看到一个黑色身影慢悠悠地晃进学校。

soraru那家伙,怎么跟进自己家似的。akatin暗笑道,不知道教语文的那位实习老师见到他会有什么反应,旁观别人花痴虽然有意思,可也有点腻了。

算了,管他呢。akatin望了望墙上的时钟,还有十分钟下课,干脆眯一会儿好了。akatin缩缩脑袋,把自己藏在高高的书本之后。

不论是什么事,都等到睡醒再说吧。





三.

事实证明这个决定很不明智。

akatin像是被瞌睡虫附身一般,在下课铃响后才被mafumafu推醒。慌慌张张地给他钥匙,简单交代几句之后,akatin不情不愿地踏上了前往办公室的征途。刚一推开办公室的门,就听见吉田先生在向soraru控诉自己从开学到现在所有的不良行为。

最糟糕的是,带着淡笑的soraru听到门响后向akatin的方向扫了一眼。就那么一眼,akatin身边的几位女老师都不约而同地低下头去窃窃私语,周围似乎还飘着粉红色的泡泡。

完了,估计自己之后会成为这些老师的重点观察对象了。akatin抓了抓头发,认命地站在soraru身边。

“我也都是为了学生好,才把您找来的。”吉田先生推了推眼镜,放缓了语气说:“且不论成绩如何,总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违反课堂纪律啊。”

“老师说的是。”soraru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,扭过头去问akatin“听见了吗,akatin?”

“是。”akatin埋着头乖乖回答。

“对了,”吉田先生忽然向前倾了倾身子,认真地问“你有想过自己未来的出路吗?”

“都已经是高三了,想过以后要干什么吗?想从事的职业,想进入的大学,总会有一个吧?”

“我…”akatin看了看正等待自己回答的老师和soraru,吞了口口水道“…还没想过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吉田先生笑了笑,脸上丝毫没有意外。“也是时候想想了。毕竟有目标才有动力嘛。”

akatin不知该说些什么,只好附和着笑。他偷偷偏移视线,瞟了一眼沉默不语的soraru。





akatin和soraru踏进家门的时候天际已经擦黑。

soraru脱下外套,顺手按亮了顶灯,才慢悠悠地伸了个懒腰“你那个班主任可真能说。”

“我以为你在参加家长会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。”akatin翻了个白眼,背着书包向自己的房间走去。

“因为家长会的时候我在睡觉嘛。”soraru耸耸肩,把自己安置在电脑椅里。“不过你也给我收敛点,我可不想再被叫去办公室喝茶了。”

“你以为我想啊?”akatin自知理亏,只得小声嘟囔。但他现在更在意自己游戏的安危,没心情和那个蓝毛斗嘴。

akatin丢下书包,检查起自己房间里还有没有未藏好的“危险物品”。放学的时候时间紧迫,事情说得零七八碎的,也不知道mafumafu能理解多少。但他之前来家里玩过一次,又是个学霸,记忆力和理解力应该不会差吧?

“喂,akatin。”就在akatin检查床底的时候,soraru猛然拉开akatin的房门,杀了他个措手不及。soraru双手抱胸站在门口,盯着只露出半截身子的akatin缓缓开口:“你在干嘛?”

“啊?打扫房间!”akatin现在的心脏犹如坐在360°旋转的海盗船上,一圈一圈甩得他头晕。他慌忙从床底下钻出来,冲着soraru干笑。

soraru没吭声,只把手插进口袋,倚着门框问:“你是不是动我东西了?”

“没啊!”

soraru眯起眼睛,那淡蓝的眼珠里满是怀疑,看得akatin心虚不已。就在akatin的笑容快支持不住的时候,soraru终于终止了这场拉锯战。

“没有就好。”soraru转身迈开步子。akatin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对方又抛下来一个重磅炸弹:“就算是你对象,也不能随随便便让她进家门啊。”

“他…我可没找对象!”akatin心里一惊,差点把mafumafu供了出来。

“是吗。你老师说你最近老是走神,还以为你恋爱了,原来不是吗?”soraru依旧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,也没在意他可疑的停顿。“也是,就你这么个成天打游戏的人,哪个女生能看上你?”

“我哪有整天打游戏?!学习和任务都有好好做的好吗!”soraru这话显然戳到了akatin的痛点。他从地上爬起来,冲着soraru的背影大喊:“你听见了没啊,soraru!”

刚走开没多远的soraru被akatin的喊声硬生生地扯了回来。他一只手捂住耳朵,另一只手毫不留情地给了对方一个脑蹦。

“你该叫我爸,akatin。”





mafumafu第一次见到soraru的时候是在高一结束的家长会。

众所周知,在美妙的暑假来临之前,学生们都要经历一次名为期末考试的艰苦至极的考验。好不容易熬过昏天黑地的复习与考试,迎接他们的却是名为家长会的小BOSS。这大概是世界上最不让人惊喜的附送品之一,其厌恶程度可与余震相媲美——尤其对于学生来说。就连车站前每日派送的花花绿绿的宣传单都比它可爱得多。

但抱怨并没有什么卵用。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为了将自身的伤害降到最低,学生们都会选出家族中最温和可亲的一位。这也就是班主任会对屡教不改的学生指定家长的原因。对于成绩优异的mafumafu来说,谁来开家长会并不重要;对于没得选的akatin来说,一切都不重要。

虽然和akatin做了一年的好友,mafumafu却没怎么听他提起自己的家庭。当akatin领着年轻帅气的soraru走进教室的时候,他小小地吃了一惊。

“他是我哥。”akatin这么说。

“看起来不太像呢…”mafumafu忍不住又望了几眼soraru,在心里和akatin作了下比较。

“我们没血缘关系。”akatin看着好友的表情就知道他想问什么,“不过我家里就只有他了。”

“啊…抱歉。”

“道什么歉啊你。”akatin笑出声来,“又不是你的错。”



似乎是从那以后亲密起来的吧?虽说之前关系也不错。mafumafu转了转笔,估摸着akatin应该已经到家,才掏出手机给他发了短信。

“真是…都高三了也不知道收心。”发送成功的提示音响后迟迟没有回复,mafumafu皱了皱眉,干脆抛下手头的作业,蹲在地板上摆弄起akatin的游戏来。

“战地…?虚空时间…?啊,这不是去年就绝版的那种…”mafumafu随手从塞的满满的袋子里拿出几样,都是些耳熟能详的名字,就连他这个不常玩游戏的人都能说上几句。再看看价位,算算数量,mafumafu总算知道akatin为什么总是哭穷了。

好吧,其实他也一样。

“还是写作业吧,写完还有别的事要做…”翻了一阵儿后,mafumafu看了看手表,刚想要直起身子,目光不经意地扫到袋子里露出的一个小角。

“这是什么?”mafumafu抽出那张露出一角的纸,本以为是哪家游戏店的传单。他草草扫了几眼,却愣在了那里。

“…哈?”

正值盛春,mafumafu却觉得有如一桶凉水兜头泼下。

“不对…tin怎么会有这个?”mafumafu猛地从地上爬起来,双腿却因为长时间的血液有些发麻。mafu一个踉跄,差点又跌回地上。

放在桌上的手机,忽然惶急地响了起来。在空荡荡的房间里,漾出一圈又一圈的音波。

模糊的,没有终点的圆圈。



四.

第二天,mafumafu没来上学。

akatin有些疑惑,不知昨天还好好的他怎么突然请了病假,昨天晚上回复给他的短信也没了回应。

没有mafu在的班级对akatin来说无聊了许多。虽说不是只有他一个朋友,但离开他的那份违和感总让akatin有些心烦。

放学去看看他吧,不是探病,是去拿回自己的游戏!akatin在心里一边吐槽自己像个粘人的孩子,一边忍不住给自己找各种理由。他趁着下课偷偷拿出手机,本想给soraru发短信说自己会晚些回家,却在通知栏看到了他发给自己的未读信息。

「放学早点回来」

哈?我干嘛要听你的。好不容易找到正当理由去看mafumafu的akatin对于这种信息选择忽视。他刚想退出界面,却发现下面的几行空白后还有一句话。

「不然的话,你就和你的游戏一起在外过夜吧。」

卧槽你知道啊!akatin只觉心头有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,马蹄激起的灰尘迷了他的眼睛。akatin抹了抹并不存在的眼泪,为自己胎死腹中的计划默哀,顺便诅咒切开全是黑的soraru。

“好吧好吧,回就回。”akatin咬牙切齿地说。“要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我就告诉那一群花痴你喜欢穿女装。”

“我已经提前跟她们说过了,我没有那些奇奇怪怪的癖好。”

“啊啊啊!”akatin腾地从凳子上蹦起来,瞪着不知何时出现在窗边的soraru。他这一叫,使得本来就吸引了众多女生视线的soraru更加显眼。soraru叹口气,直接走进教室把不断反抗的akatin拉了出来,留下一群女生在后面发出小声的尖叫。

真好,估计soraru多来几次我就能成为公众人物了。被扯住衣领的akatin苦笑着想,说不定能引来不少女生,为了从自己这里套出信息,总会给不少好处不是?我记得初中的时候学生会的那个…

akatin的脑内录影机还没回放完毕,他就被soraru带出校门,丢进一辆黑色轿车里。akatin皱了皱眉,察觉到周围的气氛似乎不太对劲,也不敢质问soraru怎么会突然跑到自己学校里来。他老实闭上嘴巴,等待着soraru的解释。

时间在这狭小的空间里一点一点流过,空气中的灰尘似乎都安静了下来。soraru系好安全带,迟迟没有开口的意思。akatin的疑问在嗓子眼儿里转了几圈,还是默默地咽了下去。

“akatin.”

“嗯?”听见对方叫自己名字,akatin本就紧张的神经一抖,带得身体都颤了一下。

“你想继续在这里待下去吗?”soraru伸出细长的手指敲了敲方向盘,没再言语。指甲碰击塑料的清脆响声敲得akatin眉间沟壑更深,他慢慢握紧双手,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什么,却又不敢确认。

“回家再说吧。”soraru垂下眼帘,一脚踩下油门。突如其来的强大后座力让akatin的头重重撞在座位的靠垫上,发出一声闷响。还好靠垫质量优良,才没让akatin本就开始迷糊的脑袋收到二次伤害。akatin揉揉自己的头,一反平日的聒噪,静静地给自己系上安全带。



而soraru,只是死死地盯着前方。

他一次都没有扭头。



TBC.




你们好我是躺尸很久的洵同!!x好不容易又开始写文,深深体会到了自己对小学生作文的热爱…因为我…根本写不好…凤梨的脑洞…(不

这里最近也开始忙啦!虽然上了高二一直都挺忙x欠下来的点文我会写的哦,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x

文章后续你们来猜!我觉得我的脑洞还是挺好猜的(毕竟小学生水平

感谢阅读ww

ps.因为时间匆忙没有修改,之后会改的

评论(8)
热度(72)
©只是一条咸鱼 | Powered by LOFTER

产出全在遥远的一年前 半退坑

如上 低产期慎fo





圈名洵同 请多指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