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一条咸鱼

【共犯组/七夕贺文/mafutin】Indistinct(学生paro)

假装自己写了新文x

共犯组:

文/梵冥




共犯组七夕贺文·天气系列·雾


微量suzusora







清晨。


刚刚醒来的akatin迷迷糊糊地拉开窗户,微凉的气息掺杂着轻柔的和风趁着空隙一拥而入,湿润的触感让他顿时清醒了许多。akatin打了个哈欠,揉了揉因为熬夜而酸涩不已的眼睛,禁不住再伸个懒腰才懒洋洋地睁开双眼。入目的一片模糊让他心下一惊,眨巴了好几次才反应过来,并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。


“起雾了吗…”akatin眯了眯他那双细长的眸子,扒着窗户向外张望了好一阵子,直到反应过来时间不早才放弃了继续观察的想法。——说来倒也没什么好看的,无论远近都是差不多的景色。浅白色的雾气一视同仁地笼罩着那些街道树木,只隐隐约约地透出一个轮廓。只是朦胧不清的气流缓缓移动着,倒让那些司空见惯的景物都泛出点别样的味道。


这不就跟楼下那位得了白内障的老大爷平时看到的东西一样吗,真不方便。akatin嘴里咬着发绳,忙着跟一缕打结的头发斗智斗勇。梳子梳了几次都理不顺那几根“特异分子”,akatin咬咬牙,还是狠不下心用蛮力去扯——估计头皮会疼到死。大早上的,他也没那个闲心去找剪刀,干脆就凑合着扎了起来,决定回来再说。


墙上挂着的壁钟响了起来,akatin清楚那是整点报时的声音。放在平时的这个时候他已经出门了。akatin慌慌张张地拉开冰箱拿出吐司和牛奶,顺手甩上了门。可惜用力过大,原本要合上的门又被轻巧地弹了回来,原本冲去换鞋的akatin只好又老老实实地回来关好。虽说没浪费多少时间,却让他的心情焦躁了起来。


“啊啊啊真是的——!”akatin忍不住大喊一声,踉跄着踩上鞋子,奔出大门。


或许,多少也有起雾的原因吧。


akatin承认,他并不喜欢这样暧昧的天气。







世界上不能控制的事有千千万万。比如定好的闹钟却莫名其妙地罢工,比如以光速冲到食堂却发现已经人山人海,再比如,你的损友毫无预兆地把你推向火坑。


很不幸,akatin现在就被推到了火坑旁边。


“啥?!”akatin还正奇怪soraru今天怎么回事,刚放下书包他就及其积极地围了过来。要是提前知道他想说什么,akatin觉得自己一定会丢下书包逃之夭夭。


“啥什么啥,让你去告个白又不会少块肉。”soraru皱了皱眉,不知该不该幸庆这家伙没用黑嗓。


“干嘛突然撵人去告白?再说我凭什么听你的。”akatin龇着牙,决定无视这个一大早发神经的人。


“那你就别在我耳边天天念叨mafumafu的事啊。”


“你!”akatin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捂住了soraru的嘴巴,僵着脖子朝后座瞄了一眼,发现空无一人时才长出一口气。他瞪着soraru,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“在教室里别说这个。”


“啧啧啧。”soraru摇了摇头,示意他放开自己。“让你告白你也不去,早点说清楚不就没这么多事了。”


“哪有那么容易。”akatin翻了个白眼,坐下来收拾书本。


“总比不说好吧?”soraru单手撑着桌子说“看着你这个笨蛋总让我火大啊。”


akatin张大嘴巴,刚想问自己到底哪里惹到了他,mafumafu就甩着手上的水珠走了进来,看来是刚从厕所回来。他看着像是在聊天的两人,还没张口就被soraru抢先。


“mafumafu困,akatin放学有事找你哦。”


“嗯?”mafumafu疑惑地望了望soraru,视线视线随即转到了akatin脸上。一脸呆滞的akatin还没反应过来,后背就被soraru拍了一掌。他看着转身回到自己座位上的soraru,大脑一片空白。


等等!什么情况?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突然之间是要干嘛啊喂!akatin死死盯着soraru的脸,视线快要在他脸上烧出个洞也没见对方回头。


“tin桑找我有事?”被无视的mafumafu歪着头,软软的声音成功唤回了akatin的注意力。akatin扭头看着微笑的mafumafu,逼迫自己的生锈的大脑运转起来,空气中似乎都回响着咔嚓咔嚓的声音。


总之随便说点什么搪塞过去好了!下定决心的akatin刚想解释说soraru在开玩笑,眼角的余光一扫,却发现坐在教室前方的soraru不知何时回过了头。察觉到akatin的视线后,soraru嘴角一挑,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。


「可别逃啊」


噫——!精确读出隐藏信息的akatin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,抬头又正对上一脸疑惑的mafumafu。akatin咬咬牙,硬着头皮笑道“放学再说吧。”


当务之急,还是先把soraru揍一顿好了。







于是大休的时候,akatin毫不犹豫地拖着soraru冲进了学校的小花园里。托soraru那张脸的福,一路上可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。


“你这样拉着我,别人会以为你暗恋的是我诶。”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,soraru盯着akatin抓住他手腕的手,打趣着笑道。


“别,我怕你家那位找我茬。”akatin翻了个白眼,老老实实地松手。“你今天到底受什么刺激了。”


“我只是来推你一把而已。”soraru耸耸肩,说“你不会忘了今天是七夕了吧?”


七夕?akatin想了想,似乎是有这么回事。怪不得看校园里不少人都是成双成对的。


soraru看着对方一脸云里雾里的表情,无奈地叹了口气。“你从情人节拖到现在的告白,要是再不出手,是不是要等到圣诞节?”


“告白又不分节假日!”akatin顶了回去,气焰却矮了一截。


“那你倒是去啊。”soraru摇了摇头,“一句话的事而已。”


“哪有那么容易。”


“说不定比你想象中容易。”soraru干脆找了了位子坐下来,撑着下巴说“你看看你们两个,放学一起走,值日一起值,平时下课还常在一起,周末也出去玩过几次?都这样了还不告白,你是想急死观众吗。”


“那不一样…”akatin的声音越来越小,几乎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。


soraru盯着他的脸,忽然伸手朝教学楼的方向指了指,笑道:“那家伙一直在看你哦。”


诶?akatin仓促回头,只看见走廊上一闪而过的白色身影。虽然只有一眨眼的时间,就足够他反应过来那是谁。


“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。”soraru起身,拍了拍并不存在的灰尘,率先向教室走去。


akatin捂住自己的脸颊,觉得似乎有点发烫。







呜哇哇哇哇被发现了!mafumafu慌慌张张地蹲下身子,靠走廊上的护栏挡住自己。在他下意识完成这套动作之后,mafu才反应过来似乎哪里不对。


我为何要躲?


这种情况还是坦坦荡荡地站在那里比较好吧?我又没做错什么!他们两个万一被误会了,suzumu那家伙肯定会拿着吉他冲进我家炸厕所的喂!


想到这里,mafumafu忍不住颤了颤。记得上次把suzumu惹毛了之后,被邻居投诉暂且不提,吉他的颤音在他耳边回荡了三天才渐渐消失。这种经历有过一次就绝对不想经历第二次。


真不爽啊。mafumafu犹豫两秒,还是猫着腰溜进了教室。他在自己的位子上坐定,撑着脑袋认真地想:


是时候宣布自己的所有权了。



当然,akatin现在根本不知道mafumafu在想些什么。他正全神贯注地在大脑里来着关于如何告白的商讨大会,akatin本人觉得这比他考前复习还要认真。


突然告白的话太突兀了吧……要不写情书?不不不那么麻烦的事情不像我作风啊。而且时间地点什么的…这个还是先放一边,想想我该说些什么?肉麻的句子我也想不出来…啊啊烦死了!


akatin抓着头发,手里的笔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面,发出清脆的声响,引得周边同学频频回头。可惜当事者并没有引起公愤的自觉。他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,根本无暇顾及周边的一切——也包括,讲台上的老师。


事实证明,这样做的风险性很大。


“akatin同学,你来回答这道问题。”数次眼神暗示无果后,老师终于忍无可忍地敲了敲黑板,把akatin喊了起来。突然被拽回现实世界的akatin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晕晕乎乎地站起来后才发觉情况不对。


惨了。mafumafu看着站起来的身影,用后脑勺想也知道他没听;本来想提醒他一下的,结果被还是老师抢先一步。mafumafu压低身子,尽量朝老师的视线死角挪了挪,小声报出答案:“是六!”


“六!”akatin犹如抓住救命稻草,想也不想地喊了出来。老师狐疑地望了眼akatin,没再多说什么,挥手让他坐下,顺口提醒他注意听讲,这事才算完结。


“我说你,上课的时候想什么呢那么出神。”下课铃刚停,mafumafu就放下手中的笔,伸长了脖子冲坐在前排的akatin搭话。


“没事啦,昨天睡得有点晚而已。”akatin摆了摆手,为自己突然快起来的脑神经感到自豪。


“你又熬夜打游戏了?”mafumafu笑了笑,“上次我陪你去买的那套你玩了吗。”


“啊!还没…”mafumafu一说,akatin才想起来家里才开封就被冷落的游戏。“完全忘记了…我今天回家打好了。”


“诶——我也想去!”


“那就来呗。”akatin话刚出口就僵在了当地。他看着mafumafu瞬间亮起来的眼睛,还是忍不下心拒绝。


“不过你不是说放学找我有事?”


“到我家再说吧。”akatin尽力勾起唇角,决定把告白的时间稍微后移那么一点。


只是一点,无所谓吧。







当akatin和mafumafu并排走在回家的路上时,akatin回忆今天发生的事情,下意识地长叹了一口气,难得觉得这一天过的真是漫长。


“叹什么气啊你。”mafumafu看着身边的红发少年,忽然想要伸手揉揉他的头发;当然,也只是想想而已。


“没什么。”akatin晃了晃书包,视线不经意间瞟到了墙上的广告单。


“啊这个!是花火大会的宣传单?”akatin指着上面花花绿绿的图案,转眼间笑了起来,“说来我还没和mafumafu困一起去过花火大会来着。”


“你说什么呢。”mafumafu看着变脸如翻书的akatin,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。“我们不就是在花火大会上认识的。”


虽然是去年的事情,想起来还好像就发生在昨天一样。



“啊——又破了!”身着浴衣的mafumafu蹲在一个小小的捞金鱼摊前,无奈地盯着手里最后一个纸网。“这个真的能捞到吗,不会是骗钱的吧…”


mafumafu识趣地在末句降低了音量,但还是被守摊的大叔听了个清楚。穿着背心的大叔摇了摇扇子,倒也不恼,只笑着说“是你没掌握好要领,行家可是能捞到好多的。”


“你看,说曹操曹操到——akatin,今年也来了啊。”


mafumafu循声望去,只看见一个身材清瘦的长发男生,年纪应该和自己差不多,身高似乎矮了一点。只是那双碧色的眸子漂亮得紧,透亮得如三月初生的嫩芽,看着就让人心生好感。


他能行吗?mafumafu紧紧盯着对方的脸,暗暗怀疑他的能力。不过很快,他就说不出话了。


“啊,你想要吗?”行云流水般捞到好几条后,被称为akatin的少年就被大叔禁止继续。他不满地撇了撇嘴,转头看到了一直盯着自己的mafumafu。


“诶?不用了!”被发现的mafumafu尴尬地摆了摆手,一时间不知该怎么接话。


“没关系啦,送你好了。”akatin大方地递过装金鱼的袋子,“我只是喜欢钓鱼,养鱼可不怎么擅长啊。”


这应该是捞鱼吧…mafumafu也没吐槽,伸手从akatin那里接过金鱼,“那作为回报…我请你吃东西吧?”


“真的?!”少年脸上瞬间绽开灿烂的笑容,和海报上印着的烟花相比还要炫目几分。


“我叫mafumafu。”


“akatin!”



“那时候没想到关系会变得这么好啊…”mafumafu拉了拉书包的肩带,脸上漾开浅淡的笑纹。


“我也没想到之后会和你一个高中啊。”akatin伸手拍拍对方的肩膀,有种“有缘千里来相会”的感觉。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在和mafumafu聊了一路后,告白的事情早被他丢到九霄云外。


“啊,老大爷!”akatin走进小区没几步,就发现了正在乘凉的老爷爷。也许是上了年纪的关系,akatin喊了好几声,他才慢慢回过头来。


“…是住在楼上的那个孩子吗?叫…叫什么来着…?”


“akatin!”老大爷的声音微微打着颤,语速像乌龟一样慢,听起来让人忍不住为他担心。akatin也只是可怜他这么大年纪还有眼疾,偶尔来和他聊聊天,没想到老人家竟然模模糊糊地记住了他。


“这位是…朋友…?男朋友…?”老大爷眯了眯眼睛,才看到后面跟着的mafumafu。mafu还没来得及上前打招呼,老人家就先开口了。


“啥!”akatin瞬间炸毛。他一边慌乱地想给爷爷解释清楚,另一边又担心mafumafu生气。怎奈大脑系统配置太低,同时极速运行两个进程属于超负荷运转,都快要冒青烟了。


“噗嗤。”mafumafu看着akatin手忙脚乱的样子,不厚道地笑出了声。他蹲下身子,和在石凳上坐着的老大爷平视,摆出一副认真的表情说:“我是他的男朋友。”


不太妙不太妙不太妙…akatin瞪大眼睛,大脑彻底罢工死机。老大爷却乐呵呵地拄


着拐杖站起身来,本就细小的眼睛更是成了一条细缝。


“你可要好好对你女朋友啊…年轻人。在一起的时候要珍惜…可别到了我这个年纪,老得就剩一把骨头了…才知道后悔。”


女朋友?mafumafu回头上下打量已经石化的akatin,瞟到他及肩的长发才了然一笑,也不急着拆穿——毕竟老人家好不容易才说完这么长一段话。


“我会的。”mafumafu微笑。


“因为他是个连喜欢都不会说的笨蛋嘛。”


akatin愣愣地站在原地,连老大爷是什么时候离开的都未发觉。mafumafu转头看见他一副灵魂出窍的样子,忍不住用力弹了一下他的额头。


“痛!”akatin揉着额头,脑海中还在不断循环播放着mafumafu刚才的回答。


「我是他男朋友。」


“mafumafu君你…刚刚说什么了?”


“还要我再说一遍吗笨蛋。”mafumafu的眉间出现一道浅缝,担心自己真是不是给他弹傻了。


“我可等了你好久啊,最后还是要我主动。”


“真拿你没办法。”mafumafu说着又笑了起来,清澈的红眸迎着阳光,闪烁着别样的光彩。
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
mafumafu拉开akatin的手,低头轻吻上他微红的额头。


“有意见的话驳回。”







akatin才注意到,清晨的雾不知何时已经散了。只留下蓝的通透的天空,像是被水洗过一般干净。


微风正好,阳光不燥。



End.



后记:


抱歉。


半夜憋出来的东西真心没质量…很多地方都写的不尽完善,只能当作是复健用((


说到雾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双向暗恋,两人之间暧昧不清的关系就像雾一样看不明白。但是只要捅破那层界限,事情就会明朗起来。我是这么想的。


虽然这么想但是完全没写出来啊…【心塞塞】


八月的时候忙于作业和玩【咦】就没怎么码字,我只求能在这个月把坑填上。


在群里聊的时候才想起被我放置了两个月的肉…估计是变质了别想着吃了x


感谢你能看到这里w


下篇文见。


15.08.21


4966

评论
热度(56)
  1. 只是一条咸鱼共犯组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假装自己写了新文x
©只是一条咸鱼 | Powered by LOFTER

产出全在遥远的一年前 半退坑

如上 低产期慎fo





圈名洵同 请多指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