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一条咸鱼

【mafutin】ensconce

朋友们这个是新文啊!

渴望涨粉的掉粉组:

※掉粉组的初次联文请多指教
※各位情人节快乐!




文/Aさん



——我喜欢你,并且已经很久了


——我却只能趁你睡着的时候,趴在你的耳边轻声说。



我拉开教室的门,寻找着自己的目标。果不其然的,他正在趴著在桌子上休息著。


对于他来说,午休的地方只有两个。


其一是天台,其二就是教室。


他从不趁着午休干些什么,对于他来说午休就只是用来睡觉的时间。


我悄悄走到他的身边,阳光轻柔地照射在他的身上。他的背随着他呼吸的频率而不断起伏着。


“知了——知了——”的蝉鸣声响个不停。明明不是盛夏,知了却像是把今天当做盛夏一般,叫个不停。


“好烦躁。”我有些厌烦的看着窗外的大树。我想在这棵大树上面一定会有许多的蝉虫,然后上面的蝉虫们就像准备好的似一起来看我的笑话。而这个证明就是连绵不断的虫鸣声,因为它代表了它们此时心中的心情。他们的叫声就好像在嘲笑这我这种偷偷摸摸的行动,嘲笑著我是一个胆小鬼。


虽然我知道这些只是我的臆想而已。他们的鸣叫声,只不过受到温度的控制。


虽然这样说,但我其实不太想看向大树,就将我的视线转移到他的身上。况且我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他。


我能看见我的笔记本正被他压着;我能看见他随意乱放的书本与文具;我能看见他嘴上细小的绒毛;我能数清他到底有多少根睫毛;我能听到他呼吸的声音;我能听到他轻微的打鼾声。


他的一举一动令我心动。更别说他现在这幅毫无防备的样子,简直在引诱著我犯罪。


我俯下身子,凑近他的耳边,说下我一直趁他睡著的时候,说下的言语。他赤色的秀发一直随著风的方向飘着,搔的我发痒。我近距离地观察著他,他温热的气体喷洒在我的脸上。红润的嘴唇一张一合的,我忍不住了,我用我的嘴唇贴向他的嘴唇。


我吻了他。


我的心脏跳动不断地在加速,我能感觉我的神经绷得更紧。


我关注他的一举一动,我觉得他无论干什么都会把我吓得一跳。


他的眼皮微微一动,吓得我猛然抬起头来,装作正准备叫醒他的样子。


然后发现他也只是本能的一种反应,不由得鬆了一口气 ,还“谢天谢地”的这样感叹到。


我觉得我整个人都快要害羞死。我捂住我的脸,我已经不敢看向那人了。我能听见了我心脏极速的跳动声,在这静谧的空间里回响着。


蝉鸣声停止了。


风呼啸着从我们二人之间中快速通过。脸上的红晕也因为风带来的凉爽而逐渐消失不见。我看著他,他安静得像一个婴儿。没有聒噪的尖叫声,没有说不完的黄段子,没有人与他玩耍的能力。


这可不像平时他。 


但,我也喜欢这样的他。



——他说他喜欢我


——上帝,这是开玩笑的对吧。


今天依旧戳了他的后背,用著最亲密的语气邀请他一起回去,一如既往的他答应了。按照惯例,他今天也朝我投来了一个如太阳般的微笑。


等着他收拾好东西,看见把所有的东西都一股脑的装进他的书包裡面,毫无规律。但我能感受到,他比以往还要急躁与不安。


原因我不知道,但我也不好询问。毕竟我也只是同班同学兼室友而已。


他拉著我的手,向同班同学一个一个的告别。我也只能跟著他的节奏向同学告别。


可惜,我的心思完全没有在与他人地告别上面。


我只是觉得,这家伙的手还真是温暖,完全不像自己的手一样,一直是冷冰冰的。


我想起,这家伙一直嘲笑著我还未从中二的学校毕业。我反驳著他,说你也还不是没有毕业吗?不也陪我一直闹。他突然就梗住了,过了半天才回应着我。我记不起他说了什麽,但我能肯定,我在那个时候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了他。


我是一个胆小鬼,因为我不敢和他说我喜欢他,只能每一天趁他睡著的时候,悄悄地对著他的耳边说我喜欢他。


使我这样做的理由也还有一个。只出现在漫画裡面的情节,但又是真实存在的一种病症。


“阿里斯图斯。”


就如游戏中,一种犯规到不行的作弊代码或者称之为BUG的存在。


但这些都无所谓了,我只不过是在为自己的胆小找一个藉口而已。


我叹了一口气,将思绪拉回现实中。我看了一下时间,已经离放学时间已经快有一小时了。


我叫了他的名字,示意着我们该回寝室,不然学校就不淮我们进去了。


他回头白了我一眼,完全无视了我的提议,继续拉著我的手,快步的向前走去 。如火的颜色一般的长发摇摇晃晃着。夕阳照在他的身上,意外的有一些美丽。


不出所料的,回去的时间已经超过了学校所规定的归寝时间。他熟门熟路地带我到不常见宿管的后花园里翻墙。


之后,我们俩平安无事地回到宿舍,在路上买来的,章鱼小丸子散发出来的香气,已经勾起了我的食欲。我拆开包装盒,用竹籤插起其中一个丸子,开吃起来。


我用余光看见他并没有躺在他的床上抱著被子打滚,也没有拿起他的老年机刷推特,也没有擦着他心爱的鱼竿。只见他走到我的面前,似乎要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的样子。


“呐?tin桑.你要和我说什么?”我试探性的询问了一下,顺手把章鱼烧盒子放在写字台上,只吃了一口的章鱼烧被我拿在手中。


他犹豫了一下,碧色的眼眸眨呀眨的,有些无助地看向我。他深吸一口气,像是要用尽他所有的勇气一样,对我说。


“mafumafu,我喜欢你。”说完,我看见他的脸的颜色渐渐变红,一直扬起的头缩进衣服里。我感觉他全身都在颤抖着,我感受到他的呼吸频率因为紧张而混乱。


但我怀疑我是不是听错了,因为我不相信他会说这样的话,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。于是我选择沉默。我并不知道如何回答他。


大树“沙沙”被风吹动的声音,扰乱了我的思绪。 我感到自己似乎有点开始打退堂鼓,不想正面回答他的问题。


放在桌子上的章鱼烧也逐渐变得冰冷起来。我未吃完的,因为自己没有拿好而咕噜咕噜地滚到地上。


摔得不成形状。


“你开玩笑的对吧?”我没有底气地询问道。




文/洵同




老天,这真不好笑。


无论是演员,场景还是情节设置都烂透了。如果是电影的话我绝对会暗骂这都什么玩意儿然后起身离场,若是心疼票钱的话倒可能会坚持着看下去。但当它真正发生的时候,我脑中一片空白。


“啊……困扰到你了?”akatin的脸色瞬间暗淡下来。他动了动嘴唇,什么也没说出来。


说什么呢我!我在心底把自己骂了个千八百遍,无比渴望时间倒流一切重来,可惜世上没那么便宜的事。


“其实,我……”我犹豫半秒,抱着亡羊补牢的心情开口,却被akatin堵了回去。


“没关系!不用给我答复也可以!”他笑的有些勉强。“那我先准备睡了?mafumafu君也早点休息。”


我看着他走进盥洗室,才喘了口气。明明心仪的人对我告白,我却没能好好给出答复,真是没本事。我坐到桌前,推开已经冷掉的章鱼烧盒子,自顾自地发起呆来。


akatin从刚认识的时候就比我开朗许多,又讲义气,在班里混的如鱼得水。对于不善与人交际的我来说,akatin就像太阳一般闪耀。就像言情小说一样的比喻,就像三流漫画一样的剧情,降临到了我的身上。


这样的人喜欢上我什么的,真是不可思议。


“在想什么呢?”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,把我吓了一跳。


“哈哈,mafumafu君还真是一出神就容易忽视外界呢。”akatin大笑起来,就如平日一般。他转身坐到自己的床上,收拾起东西。


“tin桑,那个……”


“我睡啦!”他像只受惊的兔子一般钻进被窝,头也不回地喊。


怎么搞的像看见鬼一样。我揉乱自己的头发,有些丧气地想。


“呐mafumafu君,你有喜欢的人吗?”半晌,akatin闷闷地问我。他的声音被棉被阻隔,显得有些模糊。我看着那个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人,轻笑道。


“有哦。”


“是吗。”他的声音弱了下去,就像快睡着一般细如蚊鸣。“真羡慕那个人。”


我抿起嘴唇,才克制住快要满溢而出的笑意。虽然我知道这样说很不礼貌,但我实在难以形容这种心情。就像幼时拿着攒下来的零花钱买回柔软蓬松的棉花糖,把脸埋进去狠狠咬下一口的感觉,满足而甜蜜。


就算你对我的喜欢可能只是病症所带来的错觉,也没关系。不论是错觉还是梦境,我都会努力把它变为现实。


我直起身子,走到他床前蹲下。或许是听见我的脚步声,他把被子裹得更紧了。


“akatin。”我喊他,“我喜欢你。”


我想我的声音一定不怎么好听,说不定还有些抖。但总算是说了出来——在akatin还醒着的时候。


“从很久以前就一直,一直喜欢你。”


“就是……去修业旅行的时候吧。”见他不说话,我只好自顾自地聊起来。“我们两个的床铺是靠在一起的。”


我至今记得那天的夜空,没什么星星,只有零碎的灯光映着远处的阴影,空气里都是寂静的味道。我在被窝里辗转反侧,悲伤地发现自己失眠了。


“睡不着吗?”身边的akatin轻声问我。


我一惊,才发现他眯着眼睛看我。“抱歉,吵醒你了?”


“没关系啦。”他张开嘴巴,话还没说完就打了个大大的哈欠。


“我给你哼歌听吧,听着听着你就睡着了。”他这么说着闭上眼睛,我本想提醒他桌子上的包里就有音乐播放器,他却已经断断续续地哼了起来。


那是我第一次听akatin唱歌。我以为以他的性格,听的多是节奏性强的歌曲,平日里也见识过他那能掀翻房顶的黑嗓。但他闭着眼睛,月光在他长长的睫毛下投出一小片阴影。若有若无的歌声绕着身边同学均匀的呼吸声,让我慢慢平静了下来。


老实说那天晚上我睡得并不多。我静静看着akatin的睡颜,不知何时沉沉睡去。可惜到了第二天早上,他本人似乎并没有这段记忆。


“也就是那时候发现你会不记得半夜睡迷糊时发生的事吧。”我笑笑,闭上了嘴巴。


也就是那之后不久,开始在你睡熟后告白的吧。


如果我不知道的话,是不是会更好些呢。


这样,你就不会被那所谓的「阿里斯图斯」所困扰了。


我伸出指头,隔着被子戳了戳一言不发的akatin。“抱歉呐,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做这种事。”


“你也知道说对不起啊!!”他大吼一声掀开被子,还好同寝室的同学今天请假,不然非得引起众怒不可。


“既然练习了那么多遍,真上的时候就别怂啊笨蛋!”akatin顶着一头乱发,愤怒地说个不停。我愣愣地看着他,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
“akatin,我可以亲你吗?”


本在手舞足蹈地指责我的akatin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一般定在半空。他瞪大了眼睛,舌头都有些捋不直。“你这人……刚才不是还犹豫半天才告白,怎么这会儿…”


“你现在和告白时候的差别也不小。”我没给他继续说下去的机会,起身将他的那些抱怨尽数吞下肚去。“不过,都一样可爱。”


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,我在心里想。


当他知道的时候,会是什么表情呢。


真让人期待。







据某查寝老师的不可靠消息称,发现了一对挤在一张床上的学生。至于他们是谁干了什么,只能表示无可奉告。






END.






【后记】


洵同:


嘿朋友们我是洵同!掉粉组的第一篇联文就这么被我糊出来了x本来打算通宵写作业来着,结果写完联文就去睡了。


吐槽请随意。感谢阅读w



Aさん:


大家好這裡a


看得愉快嗎


愉快的話請不要fo我們


謝謝(咦)

评论
热度(56)
©只是一条咸鱼 | Powered by LOFTER

产出全在遥远的一年前 半退坑

如上 低产期慎fo





圈名洵同 请多指教